五月 12

遥远的帕米尔---2019南疆行之三

驴行天下1回复  阅读 »

今天是5.12,汶川地震过去了11年。

每年回看那个惊人的数字,内心依旧悸动,不平静。但大灾过后震闪出的人性光辉与善意,却是我们民族最宝贵,最需要的精神原力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结束了果子沟-赛湖之行(你好,果子沟---2019南疆行之二),第二天便驱车返回乌市,路过奎屯时,去看了安集海大峡谷。目前这个峡谷已不允许人员靠近,据管理员说前阵子一位四川籍游客坠崖了……

今天进入此行的重点---帕米尔高原,祖国最西边的高原。

 

封面图。金草滩和石头城,塔县,帕米尔。

早晨拍日出时,一位军官来遛狗,于是它便成了我最棒的模特。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开始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从乌鲁木齐前往南疆有三种方式,自驾、火车或飞机。飞机是其中最经济实惠且讨巧的选择,因为淡季往返只需500元,且是一条观光航线。

因此我选择直飞阿克苏,然后转火车前往喀什,最后租车自驾帕米尔。选择阿克苏进入是因为这里还有一个大峡谷吸引着我,温宿大峡谷。

 

千年胡杨和我的四驱车,温宿大峡谷,阿克苏。

新疆有非常多的峡谷,大都尚未开发,这个红石峡谷的特点是“原始”,属于探险风格的景区,所以请与你印象中常规的景区印象区分开。

这里需要乘坐四驱车进入,可选景区的车辆,也可自驾。但自驾如果陷车,拖车费450,要命的是,里面信号不好……

 

温宿大峡谷,阿克苏。

一进峡谷,才知自我的渺小,雨季还有洪水和塌方。

 

慕士塔格峰,帕米尔。

这座定居在帕米尔高原之上的雪山,海拔超过7500,被称为冰川之父。

看到其吐露的巨大冰舌了吗?气势很足。

 

但在慕士塔格峰的山脚下,却是另一幅闲散的景象。

刚开春,小牛在雪地里寻找刚萌芽的嫩草。你不由的感叹生命的顽强。

 

白沙湖,帕米尔。

白沙湖得名于其正前方的白沙山,整座山体因风蚀,被吹成了一座沙山……多么惊人的力量。

 

温宿大峡谷,阿克苏。

远近不一的双色“魔鬼城”。相当有特点的景观。

 

温宿大峡谷,阿克苏。

我称它为魔鬼城,是因为在角落里沉埋着一个魔鬼,或是异星人?

 

塔合曼湿地,帕米尔。

河流中的浅滩给她平添独特的立体视觉。

 

塔合曼湿地,帕米尔。

这个高原湿地面积接近8000亩,以至于不从高空俯视,根本无法感受它的气场。

 

公格尔九别峰,帕米尔。

它是慕士塔格峰的邻居,海拔也在7500以上,常年覆雪。造型虽不出众,但胜在体格巨大。

 

白沙山,帕米尔。

高原的小气候说变就变,平静的湖面瞬时起了惊人的波澜。

 

慕士塔格峰,帕米尔。

当我们用广角来观察冰川之父时,感觉它并不高大。我该如何丈量它的高度呢?

 

温宿大峡谷,阿克苏。

当我回看这张图片时,我知道,不用丈量了。

敬畏自然才是我该牢记的。

 

公格尔九别峰,帕米尔。

牦牛是这里的原住民,我只是路客。

 

金草滩,塔县,帕米尔。

小鸟相较于高山,似乎无比渺小,小到可以忽略吧?

 

日出前的石头城,塔县,帕米尔。

中国三大石头城之一,是历史上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蒲犁国的王城。

但,如今已惨败至此。

 

金草滩日出,塔县,帕米尔。

高原的日出虽短暂,但每天都会上演不一样的精彩。

 

清洗玻璃的蜘蛛人,上海。

回到城市,虽不见了高山和牦牛,但见到了同样勤奋和顽强的我们。

那些山,一直在,我虽无法驻足,但依旧能感知你那遥远的力量。

 

 

……

 

本文标签:南疆  自驾  

共有1条回复

  1. LJ:

留言区